诗歌
原载于2019年6期《满族文学》
 

现场抑或过往(组诗)

 
黄文科
坐在这街楼上
快去给那个废弃红砖楼的窗户
安上玻璃,让阳光能照亮室
内蛐蛐的目光和蜘蛛结网
的心绪,尽管已人去楼
空,尽管楼顶上长出
三五株柳树,尽管
三五株柳树晴天
与蝴蝶谈情,
雨天与青
鸟说爱。
 
快去给那个塌落的平房换上铝合
金房门,让生锈的后灶生火,
让可马上扶正的烟囱冒烟,
让豆腐脑小店开业,尽管
那对下岗开店的小夫妻
已去他乡照看外孙,
尽管那个俊俏的
乡下来的女服
务员不知
流落
何处。
 
快去给那个丢在角落里的模特
擦去身上的尘土,去找回遗
失的头颅,找回遗失的左
臂,找回玉立亭亭和风
采灼灼,尽管女老板
王美丽因吸食毒品
已玉殒香消,尽
管服务员小华
去了韩国。
 
快去拆掉废墟外的围板,快去
运走如小山的垃圾和荒凉,
快去种花种草,快去修一
个喷水的广场,快去让
一队花朵舞蹈为幼儿
园,就在我这样幻
想时,从某个平
房走出个人来,
对着废墟上
的蒿草,疑
似银河落
于身
前。
 
车祸:二侄的境遇
 
二侄躺在血泊中生死不明,
肇事的摩托车离他不远,
肇事的大货车也离他不
远,春天的大河离他
不远,去往远方的
广甸大桥也离他
不远,瓦蓝的
天空离他
不远。
 
病房的墙雪白,病房的床单
雪白,躺在病床上的二侄
左脸的擦伤已结痂并赤
红,骨折的左臂肿胀
而淤青,三根折断
的肋巴骨藏在胸
膛里一声
不吭。
 
从家到法院的距离,从法
院到拘役所的距离,只
能用无证无照醉驾危
驾驶罪来衡量其长
短,这个家伙呀,
第二天便捎信,
加一千元饭
卡,送两
条烟。
 
二侄从拘役所回到自家,
再转回父母家的乡下,
秋蚕已绿在叶上,儿
子已绿在大贵宾室导航园
的灯光里。就让我
喝下这杯酒吧,过
去喝酒是教训,
现在喝酒是因
我知晓外面太
美好。二
侄一饮
再破
戒。
 
黄关氏
 
1975年的黄关氏 该有八十岁
她的丈夫叫黄文生 去世有年
她的女儿叫蔻花 有些愚傻
去世也有年 她的儿子
在鞍山当官 她依旧
选择在黄家堡子
过自己的朴实
和自在
?
1975年的黄关氏常在生产队里
揉苞米 还有一位本家盲人
我记不得他的名字 人称
老先生 寄居在邻居
黄显臣家 中午的
时候 老先生手
搭在黄关氏
肩上
回家
?
1975年的黄关氏过着自己的
孤独 夕阳下她在生产队的
场院外捡牛刷净的苞米秸杆
她背上后背 雪野辽阔
她渺小的就是一粒
不起眼的麻雀
抑或
灰尘
?
1975年的黄关氏 人称大老太太
黄关氏是她的大名 生产队长
点到她的大名 她不知道
是谁 被人推了把
她才应声到 顿时
笑声一片
?
1975年的黄关氏 她家的屋子
比夜晚还要漆黑 她最不怕黑
她带大襟的黑袄 系绑腿的
黑棉裤 敞口的黑布棉鞋
这些黑都能被她
手中的油灯
照亮
?
1975年的黄关氏 喂完她的两只
小鸡 就回屋做最后一顿饭
苞米粥盛在黑碗里 咸菜
在菜板上没来得及切
她觉得累了 躺在
土炕 一阵北风
刮来 吹灭了
她家的油灯
也吹走了
她的
一生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
足彩推荐分析_贵宾室导航 大赢家比分即时比分_贵宾室导航 足彩推荐_贵宾室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