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原载于2019年7月上«诗刊»
 

小站开荒(组诗)

 
蓝花伞
小站歌声
 
长发没有一丝的飘动
当高大威猛的嘲讽
从头顶吹过
 
第一任女子注汽站长周冬梅
让小站永远嘹亮
 
当红妍带我们唱起红梅赞
胸腔蛰伏好久的声音突然
找到大路小径
 
向地层和时代注入更多的
是一颗颗心的热度
30年的坚守
 
单一、荒芜走进
记忆的芦苇荡
小站规模、现代又田园
 
没有见到周冬梅
但荣誉墙上朵朵
梅花瓣的背景上
大家都笑得那么美
 
但有些花瓣是空的
是艺术的留白
还是冥冥的一种呼唤
     
开发老照片
 
雪野上七个纵队一起拉运试油井架
雨线中一个个奋力安装钻机的背影
抢险后满身的黑只露一口微笑的白牙
……
 
老照片上穿道道服的拓荒者
开发史上屹立的雕塑和坐标
每一次翻阅
我的眼里都禁不住地潮湿
 
他们对荒原、风雪、洪水叫板
与青春、梦想、钢铁对话
向蛰伏了几个世纪
油流自身的锁链和冷寂宣战
 
老照片是黑白的
可奔赴的车辆上 、动员大会上
我看见到处的旗帜、标语和横幅
凸现出那个时代
特有色彩和激情
 
老照片是静默的更是沸腾的
嗨吆、 嗨吆, 此伏彼起的劳动号子
响彻辽河两岸
探井出油的欢呼声、锣鼓声
钻机隆隆、呼呼的风
 
每一滴石油都有太阳的光泽
每一滴石油都流淌共和国的血液
沿着老照片上的盐碱的小路、前辈的脚印
辽河油田从荒原中一路走来
 
那些电闪和雷鸣 、光荣和期盼
鸥鸟扑楞楞地飞出记忆
稀油、稠油、高凝油、超稠油
黑石油的花蕾亮起,一盏接着
一盏
 
苇荡复调
 
油田作业机的嗡鸣是低声部
水鸟的合唱似乎在其荫僻中生长
一段段一组组音乐的碎片,互相
叠加、 连缀 、 应和 
苇荡 ,在声音的海上起伏
摇晃
 
布谷鸟不时地跃上旋律的顶端领唱
莫名的小鸟用竹笛
跳跃一串下行音节 ,如一把薄石片
削向水面
 
两声油管重金属的起落
没有让小鸟的音乐有半拍休止
 
此刻 ,天空把耳朵低低伏下来
我的心软如一方风中的锦缎
如果不是身边的同事,我真想也
加入这场合唱。或许
我们巡检的步伐已经属于
一个不易察觉的音组
    
小站开荒
 
我掀动了草叶上一笸箩一笸箩的露珠
掀动了一丛丛蟋蟀的对答
野花缕缕的香气
 
被蒌蒿和苇蒲锁着
被固有的根须、 顽石和盐碱锁着
采油小站旁这片荒芜的土地
今晨 , 迎来了锄犁和弯腰的姿式
 
不要嫁接、不要移植
在星辉的照耀下
就撒下自己的歌声和方程式
 
当我在小憩中抬头
一朵一朵的白云在牧神
我下意识地扑怕着自己
身上的泥土和尘灰
 
真的, 我不在意谷粒可沉实
瓜果可红晕、 丰盈
重要的是这个清晨
我听到了抽油机桔色的歌声
伙伴们一串一串的笑
更看见了草丛中
一朵蓝花翘脚的仰望
 
雕塑墙
 
目光安静、悠远
手握开发蓝图的“眼镜”
是辽河油田的开拓者—童晓光院士
冰火七英雄中那位
廋削、刚毅的面孔
是我们曙采的老厂长
 
每一个塑像都是具体的一个人
但又不是一个人
 
每一个塑像前久久仰望的人
都能在上面找到自己
 
黄5井井喷抢险的电闪
第一列外输原油火车的D大调
洪水中叫板的群英谱
......
 
仅仅一个小时
我们就在辽一井后的雕塑墙前
一一走过
辽河油田50年开发史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
足彩推荐分析_贵宾室导航 大赢家比分即时比分_贵宾室导航 足彩推荐_贵宾室导航